欢迎光临钟祥博览网站!
 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| 钟祥历史 | 正文
【历史人物】楚辞文学家宋玉
来源:文化钟祥 日期:2004-1-4 0:00:00 点击:3512961

著名的楚辞文学家——宋玉,约生于公元前三○○年,卒于公元前二三○年,战国时楚国郢中人,今湖北省钟祥市为他的出生地。宋玉是楚国继屈原之后的第二大诗人,是中国先秦时期的重要作家,文学史上往往“屈宋”并称。宋玉出身低微,天资聪颖,善于巧辩,精通音律,师承屈原,才华出众,具有正义感和爱国主义精神。宋玉又是历史上著名的美男子,古代笔记、小说、戏曲、话本中往往以“美如宋玉,貌若潘安”形容男子之俊美。宋玉仕途坎坷,政治上终不得意,仅在楚襄王时期作过文学侍从、大夫之类的小官,后遭诋毁,被王疏远,悲愤满腔,抑郁而亡。

宋玉的文学创作成就很高,在中国文学史上占有相当显著的地位。人民文学出版社一九六三年版高等学校文科教材《中国文学史》为宋玉立了专节,指出:“宋玉是屈 原以后著名的楚辞作家。……宋玉是屈原艺术的优秀继承者,他的作品对后世文学曾发生不小影响”。宋玉的作品,《汉书·艺文志》著录十六篇,现在尚存有《九 辩》、《招魂》、《风赋》、《高唐赋》、《神女赋》、《登徒子好色赋》、《笛赋》、《大言赋》、《小言赋》、《讽赋》、《钓赋》、《舞赋》、《对楚王问》 十三篇。《九辩》是他的代表作,是中国文学史上的第一篇悲秋文字,以其独特的艺术手法——比对、夸饰、双声、迭韵等影响后世。宋玉辞赋中的“阳春白雪”、 “曲高和寡”、“巫山云雨”等精彩词句已成为历代人们引用的典故。历代诗人、作家对宋玉十分尊崇,将他与屈原同称为“辞赋之祖”。刘勰在《文心雕龙》中对 宋玉评价极高:“宋玉含才,颇亦负俗,始造对问”,“自对问以后,东方塑效而广之,名为《客难》。托古慰老,疏而有辩。”(《杂文篇》)“相如好书,师范 屈宋”(《才篇》),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杜甫更称宋玉“风流儒雅亦吾师”。

关于宋玉的生平事迹,历史上的直接记载不多,最可征信的《史记·屈原贾生列传》只肯定了宋玉为楚国人:“屈原既死之后,楚有宋玉、唐勒、景差之徒者,皆好‘辞’而以‘赋’见称。”《汉书·艺文志》也只称宋玉为“楚人,与唐勒并时,在屈原后也。”楚国之大,幅员数千里,宋玉究竟是楚国哪个地方的人?又怎么能 断定宋玉就是楚国郢中人?本文所要阐述的线索和依据有四:史典的记载和评述;宋玉的政治活动和文学创作活动;古迹铭刻;宋玉自己在作品中的表露。

记载和评述宋玉生平事迹的史书典籍,除《史记》、《汉书》而外,西汉刘向的《新序》、东汉王逸的《楚辞章句》、西晋陆机的《文赋》、梁刘勰的《文心雕龙》就 是重要依据了。《新序》中载:“楚辞章句说:“《九辩》者,楚大夫宋玉之所作也。”《文赋》说:“缀下里于白雪,吾亦济夫所伟。”《文心雕龙》对宋玉的述 评有十四条之多,最能说明问题的如《时序》中言:“唯齐、楚两国,颇有文学,齐开庄衢之第,楚广兰台之宫。……屈平联藻于日月,宋玉交彩于风云,观期艳 说,则笼罩雅颂。”《杂文》中说:“宋玉含才,颇亦负俗,始造对问,以申其志,放怀寥廓,气实使之。”《知音》中说:“然而俗监之迷者,深废浅售,此庄周 所以笑《折扬》,宋玉之所以伤《白雪》也。”《诠赋》中说:“荀况《礼》、《智》,宋玉《风》、《钓》,爱锡名号,与诗画境。”“宋发巧谈,实始淫丽”。 所言《见》、《钓》,即为宋玉的《风赋》、《钓赋》,而《风赋》卷首说道:“楚襄王游于兰台之宫,宋玉、景差侍。”以上文中,有四层线索须特别注意:第一,“宋玉为楚人”之“楚”,实际内容就是宋玉从事政治活动和文学创作活动的地方;第二,宋玉事楚襄王,活动地方的中心在兰台之宫;第三,宋玉成才于兰台;第四,宋玉与“兰台”、“阳春”、“白雪”的故乡即是宋玉的故乡。四层线索,层层归一,层层具体,而兰台位于楚别邑郊郢,“阳春白雪”的入歌传唱完成于郊郢,“阳春白雪”青石巨碑今尚存于钟祥博物馆,古《乐府》又有吟兰台泮水和宋玉井泗泉水“冉冉水上云,曾听屈宋鸣;涓涓水中月,曾照莫愁行”的诗句, 所以宋玉确为楚国别邑郊郢人,即今湖北省钟祥市郢中人。

人从地成才,地以人传名。兰台自为楚宫,东侧有宋玉宅、宋玉井。因“阳春白雪”,郢中名胜阳春台、白雪楼驰誉千古。从战国到今天,时过二千多年,固然年深久 远,但遗址仍然保存到了现在。郢中城内兰台巍巍雄峙,城北阳春台花树掩映,仍为胜景大观;白雪楼遗址下的石壁上仍清晰可见当年汉水沧浪拍过的痕迹;宋玉宅旧址今为市实验小学校园,宋玉井的甘冽清泉今天仍可饮用。古迹的存在,自然就是宋玉为郢中人的有力证据。

在文学史上,考察一个作家的生平,他自己的作品是绝对不能忽视的。今日尚存的宋玉十三篇作品,有些篇尽管有伪托之疑,但世人公认,其内容的确表现的是宋玉的生平故事。况且,《九辩》已在文学史上定评为宋玉的代表作。那么,宋玉在其作品中是怎样描写自己的生世遭遇的呢?《风赋》和《对楚王问》,本来就是兰台、郢中故事。《对楚王问》中,“客有歌于郢中者,……其为阳春白雪,国中属而和者,数十人而已也。”这里的“客”,系宋玉自托,而郢中则指家乡郊郢。其他作品,在《登徒子好色赋》中,宋玉自称故里“南楚”。这就告诉我们,他本是楚之南邑人。而楚别邑郊郢当时又称为“南郊”(见《钟祥沿革》),楚之南即楚别邑 南郊之谓。为什么称为“南楚”?盖指楚都迁陈(今河南省淮阳县)而言,郊郢恰在陈郢的南边。在其代表作《九辩》中,宋玉对自己生世的表述,清楚地显露了与郢中的关系。宋玉作《九辩》,游国恩先生在《楚辞概论》中考证,玉“至楚幽王时,年逾六十,因秋感触,追忆往事,作《九辩》以寄意。”楚幽王登位于公元前 二三六年,为楚襄王迁都陈郢后四十三年,宋玉此是时六十开外,称自己为“去乡离家兮来远客”。他的政治活动和文学创作活动分前后两期,前期为迁都前,后期为迁都后。既然他把后期活动的地方称“去乡离家”,那么他前期活动的地方就一定是他家乡了。在《九辩》中,有“窃悲夫蕙华之曾敷兮,纷旖旎乎都房”之句, 屈宋素将兰蕙并提,蕙华旖旎的都房就指的兰蕙繁盛生长的宫殿华屋,“曾敷”为层层开放。《文心雕龙》“楚广兰台之宫”为佐证,此地形正合乎郢中兰台的情 势,“都房”显即兰台之宫。在第七辩中,宋玉还说:“窃美申包胥之气盛兮,恐时世之不固。”“无衣裘以御冬兮,恐溘死不得见乎阳春。”申包胥与伍子胥因 “兴楚”、“覆楚”,曾在郢交锋,留下子胥台的古迹。宋玉为郢中人,自然才用郢中典故自况。“不得见乎阳春”,除了见不到春天的意思外,还有见不到家乡的 阳春台之意。综观楚辞的本质,“书楚语,作楚声,纪楚地,名楚物”(陈振孙《直斋书录解题》引)。以上数证,概而言之,宋玉这个“楚人”在作品中表露生世 和申述志向时,用的郢中典故,写的郢中情势,述的郢中风俗,自以郢中之为况。勿庸置疑,在宋玉的笔下,楚别邑郊郢——郢中即是他的家乡。

对宋玉的故里,北魏人郦道元《水经注·沔水篇》中也有载述:“宜城县南有宋玉宅,玉邑人,隽才辩给,善属文而识音。”显然,宋玉故里在北魏时地处宜城县之 南。玉邑人,宅在邑中,北魏时宜城县南之邑,定为故楚郊郢无疑。战国后秦置郡县,郊郢——郢中隶属南郡,在西汉为郢县,东汉郢省县,无县名专称,至刘宋明帝泰始六年始立长寿县,以《马良传》旁证,中经四百余年郢县的一部分并入了宜城县。《水经注》中说宋玉“邑人,隽才辩给,善属文而识音”,则分明说的宋玉 在郢中的生活事迹,尤其所言“识音”,更分明是以歌“阳春白雪”作的标志。至石才儒《郢州风土考古记》说:“宋玉之宅两石竞秀。”宋人王象之《舆地纪胜》 于“长寿县人物”内称:“宋玉,郢人。”《古迹》内称:“宋玉石二,唐李守郡,日得之榛莽间,今移在白雪楼前。”又载:“楚贤井在城东,旧传即宋玉宅,俗名琉璃井,亦名宋玉井。”又载:“兰台在州城龙兴寺西北,旧传即玉侍楚襄王当风处。”中国地域署名,自秦置郡县以后,隶划常异,综合上述记载,完全可以肯定,宋玉的故里和籍贯,旧中国时为楚别邑郊郢——郢中,西汉时为郢县,东汉时为宜城县南,刘宋时为苌寿,南宋时为长寿,在今日为湖北省钟祥。

关于宋玉的故里和籍贯,因宋玉宅墓之故,魏晋南北朝以后有四属之说:江陵、秭归、宜城、钟祥。江陵、秭归二地除庾信、杜甫、陆游的诗赋中有“宋玉宅”文字 外,再没有其它的力证,现今也没有持定说,其它大量史料绝大部分对称宋玉为郢人之说均无驳论。只是,就中还有三点疑窦尚须辩证:第一,宋玉为楚鄢人;第 二,宜城县南有宋玉宅;第三,宜城、泌阳等地有宋玉墓。据此三条,于是便提出了宋玉为郢人之疑。其实,这种怀疑论据是不足的。

关于“玉为鄢人”说。鄢为鄢郢,为楚国纪郢之后的第三都城,与第二都郢相距不远。当楚威王至楚襄王间,楚都朝班则经常在纪郢、 郢、鄢郢、郊郢(即郢中)之间流动,而楚襄王时,据《史记·楚世家》载为“郢中立王”,鄢在当时只是外交好会的城邑。《史记·楚世家》:(顷襄)“十六年,与秦昭王好会于鄢。”可是十八年楚人巧谏“王缴兰台,饮马西河”,即指挥四方于郊郢兰台,显然楚襄王是在郊郢理政。宋玉事楚襄王,可能随从去过鄢邑,也可能在鄢邑住过,“枕头玉鄢人”实乃“宋玉郢人”之误。因为在汉后有一种普遍现象:汉承秦制,袭楚风,汉时地名往往为春秋战国时地名的袭用。于是,汉魏以后便出现了鄢、、郢的混称。如《天下郡国利病书》:“承天府春秋时鄢郢名都,在晋则石城重镇也,近扼襄邓,远控黄鄂,汉水濒郡之西。”这是把郊郢、鄢郢合一了,因为春秋时的郊郢,就是明朝嘉靖十年后的承天府(即钟祥),而不是鄢郢。这足以说明把承天府址为钟祥城址(即郊郢)误传为鄢郢了。由于历史有误传,故而也便伴随出现了将“玉为郡人”误作“玉为鄢人”的传说。

关于“宜城县南宋玉宅”之说。钟祥恰恰正好伐处宜城县南。《水经注》已经对宜城县南宋玉宅她他宋玉其人作了明确记述,内容全是宋玉在郢中——即今钟祥的事迹。所以,不能从宜城县南有宋玉宅的记载,而怀疑“玉为郢人”。同时,地域沿革经常随朝代的更替而变异隶属,地域内的古迹属处称谓也往往随变而变,今日的某地并不就是古时的某地,要准确地记述必须从古至今进行系统考察之后才能定断。如明代尚书孙交墓在流水沟,明时流水沟属钟祥县,故史称“孙交墓在钟祥城北”,而今日流水沟属宜城县管,今天的记载则应为“孙交墓在今宜城县东境”了。今日钟祥,东汉时或属宜城县管,或在宜城县南,但今钟祥必竟是战国时的郊郢,兰台之宫旧址毕竟在今钟祥。故而,宋玉之生平皆可考之。

关于“墓冢碑铭”说。墓冢碑铭可以作为考察人之生平的力证。然而,光凭墓冢是不能断故里的。如钟祥原有屈原墓,唐代女诗人鱼玄机过郢州诗中有“折碑岭下三闾墓”句,但这不能否定屈原故里为秭归人的事实。况且,墓冢有葬身墓和衣冠冢之分,据史料载,全国有宋玉墓五处,究竟哪一处为宋玉葬身墓?再说碑铭,即如鄢郢(今宜城)之宋玉墓,清嘉庆二十一年的重修墓碑,碑文的关键内容“阳春白雪千人废,暮雨朝云万古疑”等句,却分明说的郢中故事和宋玉侍楚襄王的事迹,今钟祥还有“阳春白雪”巨碑和嘉靖皇帝之父兴献王亲制的“阳春台赋”汉白玉石巨碑。若以此而定,则宋玉确实是故楚郊郢—郢中人,即今钟祥人无疑了。

纪念名人,宣传古迹,是为了继承和发扬我国优秀的文化传统,促进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建设。由于名人足迹所涉之处甚多,留下的古迹也就决非一处,所以四处宋玉宅、五处宋玉墓,都是应该肯定的客观历史遗迹。宋玉是我国历史上仅次于屈原的楚辞文学家,对中国文化的发展影响很大,这是中华民族共同的精神财富,而决非一县一地所私有。

 热点新闻
 最新新闻
  友情链接
钟祥政府网   钟祥电视台   财政与编制   钟祥市地税局   钟祥创新互联   天助网   在线钟祥  
联系我们: zx4488@qq.com QQ 505886999 [ 鄂ICP备13017346号 ]
Copyright 2004—2017 www.zx4488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钟祥博览网

欢迎微信扫一扫加入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