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钟祥博览网站!
 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| 兰台文苑 | 正文
【兰台夜话】阳春烟树之呓语明塘
来源:顾我则笑 日期:2004-5-22 0:00:00 点击:3523966

我喜欢小城的晴天。

阳光明媚空气透亮,风里会有绿色的芬芳。初夏的艳阳,灼得人皮肤微微生痛,偏偏没事也要走一趟。

明塘,便是这两个字吧。

池水幽幽的绿,没有鱼,亦没有涟漪,不远处是来时路,连绵起伏,径旁的槐花正开得似海如云,空气里全是花的甜香,蜜蜂嗡嗡的飞来,又飞去。

草坪不大,也不是名贵草种,夹杂着野花野草,长处过了膝。特意走过去看黑色大理石的标志牌,金色的联合国标志,一行如雷贯耳的文字:世界历史文化遗产。

一个遗字,便是风雨里的漫漫如歌岁月,起承转折,悲欢离合。往日的繁华摇落只成一梦,眼见他起高楼,眼见他宴宾客,眼见他楼坍了……

坍了的是明楼,许多年前重新修过,赤色高墙黄色琉璃,巍峨如山的庄严肃穆。可惜如今矜贵的却是远在门外的下马碑,严嵩的字,风雨侵蚀,凭人遥想帝王当年的尊严。

一部《明史》,数百年的统治便是数百年的杀戮。金庸借康熙之口说:“明朝没有一个好皇帝。”并非偏颇,从开国的朱元璋到最后吊死煤山的祟祯,昏慵、暴戾、多疑、残酷……

也曾与人说笑,道明朝多奸佞。其实真正的奸佞都是九五之尊御座上的帝王。严嵩、魏忠贤、东厂与西厂的黑暗,三大疑案里扑朔迷离的丑陋真相。袁祟焕、史阁部……《桃花扇》里字字铿锵的唱段,史书上皆是斑斑的碧血,那些枉死的忠魂。

历史太沉重,而眼前铺展绵延开去,是帝王的陵寝,气势恢弘。长长的神道两侧石像生,一对一对沉默的立在艳阳天下。

绕回来,明塘的水幽如碧,长草里有虫声吟唱。近侧是一株巨大的桑树,累累的桑椹。古人称故乡为“桑梓”,便是用这两种树来代称。仰面望华盖似的树冠,它更似沉默的老人,无声旁观沧海桑田。

十年,二十年?抑或还要更久?

急景凋年,弹指一箭。

月亮问我:“还看么?”叹口气,再绕明塘一周。不远处是九曲的玉带河,有游鱼悠游。小小的生灵倏忽往来,无悠无虑。子非鱼,安知鱼之乐?

读过了明史再来显陵,便于金碧辉煌里只见得白骨如山,脚下的每一寸土都浸满血泪。太沉重,艳阳下的游人嘻笑有声,远远看到旅游车驶来,而风里送来槐花香气袭人。

回去,是夹岸垂杨,一路水村山郭,无数的农家饭庄。莫愁湖的一顷碧波,荡漾无声。手里拎着一嘟噜槐花,月亮大声问:“找到灵感了?”

答应人家写长篇本来就是错误,几部史书读下来,已经沉重得抬不起头。细细的捋,槐花便散在风里。

摧花辣手,心境总算快乐起来。而那一池明塘,依旧在桑梓下幽幽如碧。

 热点新闻
 最新新闻
  友情链接
钟祥政府网   钟祥电视台   财政与编制   钟祥市地税局   钟祥创新互联   天助网   在线钟祥  
联系我们: zx4488@qq.com QQ 505886999 [ 鄂ICP备13017346号 ]
Copyright 2004—2017 www.zx4488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钟祥博览网

欢迎微信扫一扫加入我们